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决非危言2008年世界性粮食危机和中国大

2018-11-05 21:27:54

决非危言,2008年世界性粮食危机和中国大雪灾!

>     一两场短暂的大雪也许不会给农业带来严重的问题反而有所益处,但长达数周而且目前仍然持续的集中长江流域的明显降温和雨雪带,连续零下3度的气温将直接威胁到粮食作物的生产。四川告急、重庆告急、贵州告急、湖南告急、湖北告急、江西告急、安徽告急、江苏告急、浙江告急、上海告急,整个中国南部的传统产粮区都处于低温、暴雪和冻雨之下,大约40%的中国粮仓都在危险之中;目前也还没有足够的数据和事例来说明形势,但农业生产遭到破坏已经几乎成为定局。

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没有防冻保耕措施,没有集中的水利建设,更没有足够的农业劳动人口(大量数以千万计的青壮劳动力都离开农村地区在城市中打工,几乎整个农村成了“养老院”和“托儿所”),假如这一形势无法得到有效而迅速的改变,我们不得不要对08年中国的粮食安全性提出疑问。

如以受灾严重的湖南和贵州为例,越是交通不便和经济不发达地区受到影响越是深重,据报有些县市可能要到3月份才能恢复正常交通和物资运输状态,而且人员进出受到严重影响,那么这就意味着当地农业所需的各种农业物资无法及时投入,也没有足够的劳动力能投入生产中,而大量清壮劳动力的缺乏又会给灾后的各种基础建设和农田复种带来极其严重的消极影响。

而另一方面,由于整个世界经济形势发生变化,美国和日本相继进入经济衰退中,而广东从07年底下半年就已出现的制造业疲软,可能高达数万家的中小制造企业面临倒闭与外迁,事实上已经造成了广东珠江三角洲地区对于实际流动劳动力的需求减少。而随着经济衰退的趋势日益明朗,中国其他沿海地带的以出口为依赖的制造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打击,而且随着这种趋势的发展,国内整体的经济景气将受到影响,通货膨胀的日益加剧,发达地区的人口对于其他相关高消费的需求也在减少。所以,必须有一清醒认识,那就是整个中国对于流动劳动力的实际需求将会减少,过去那种因循守旧候鸟般的劳动力迁徙局面必须得到立即改变。假如这种局面不改变,当数以千万计的农业无技术和低技术人口仍然按照过去那种记忆模式,携带少量生活费用青壮劳动力,涌入沿海地区却无法得到足够的就业岗位足以容纳,这对于整个社会和经济本身就是巨大的冲击,必然带来不稳定和各种消极因素,流民似水,不导则溃。     此外还同时面对着国际市场上节节攀升的粮食价格,各国日益采取的严格粮食进出口控制,中国希望依靠国际进口来解决农业作物和粮食减产的问题已经不太现实,正如前面章节所介绍的, 在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粮食危机问题已经成为仅次于金融危机的世界性第二大经济问题. 根据12月份经济学家杂志报道,世界上已经有30多个国家开始采取粮食限制性出口,其中包括世界上各大地区主要产粮国,阿根廷,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乌克兰,印度,中国,甚至非洲仅有的少数粮食出口国埃及等.

中国在07年12月前,小麦出口尚有13%的退税,12月初取消退税,12月中开始征收关税,1月出开始执行出口许可证管理,鉴于迄今尚未有任何许可证发放,事实上中国已经禁止小麦出口达一月之久.而与此同时中国将大豆和玉米的进口关税下降到1%以吸引粮食进口,国内粮食专家已经公开宣称,中国现在要做的是"有多少粮食进口多少粮食",但是世界粮食市场养活不了13亿中国人。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建议必须立即采取措施以确保提高在农业地区投入,劳动力的投入、财政投入、政策投入。其中一个重要点就是如何引导流动劳动力复归农村和转入农业投产中,当然在现有条件下采取任何强制和粗暴的政策是无济于事的,必须有适当和合理的政策来引导劳动人口留在农村和大规模地恢复农村复兴建设。

1) 国家全面调整政策,执行“以粮为纲”的重点政策扶持。立即提高农业补贴标准,改变对流通领域的农业补贴而直接对实际农业劳动人口按人头和粮食产量挂钩进行补贴,只要留在农村的农业劳动人口就应该直接得到人头补贴,而且补贴金额要足以吸引他们愿意放弃长途跋涉到城市中去寻找风险系数大而收益少的数百元一月的收入。同时这种补贴应该同作物产量进行挂钩,政策性平遏粮食销售价格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中国仍然是采取粮食定价收购的,所以假如将对于流通领域的暗补改变为对于个体农民的实补可以既让农民得到实惠,也可避免在价格倒挂的情况下,农村出现的“惜售”和“囤积”现象。

2) 大规模的重新建设农村基础设施和基层农会等组织架构。近三十年来,由于个体化的联产承包制和以追逐利润为目标的市场经济体系,中国农村的基础建设几成瘫痪,包括直接服务的农业生产的农业水利建设,农机建设,农村金融信贷机制,农村生产和信用合作社,也包括服务于民生的基础医疗、基本教育和文化设施,还有即使农民自己的组织民主机制建设,如农会、农村合作社等。     3) 调整产业优先重点扶持政策,确保农业生产物资的供应和价格控制,以工业反向扶持农业,对于农药、农机和农资生产企业进行政策性补贴,并严格控制农资的流通领域,农村市场的销售价格进行控制,必要时采取国家专营或者国家许可而清理私人零售体系。

4) 以教育和技术人口反向支持农业建设。面对目前每年数以七八百万的大学毕业生,城市的就业压力日益严重,事实上总有超过上百万的毕业生面临毕业即失业的问题,随着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加剧,城市中出现的大规模有一定教育水准的人口的失业和无业形式会更为严重。 同时也存在一大批在城市中已经掌握一定技术能力的原农村劳动人口,他们相对而言对于新技术和设施有所认识,又比较了解农村。 而目前的农村中实际是大量缺乏有一定专业知识和教育水准的劳动力,而且随着农业基础建设的重新兴起,这就意味着对于专业知识和技术劳动力需求将会成倍增加。

5) 促进农村的合作社,公社等集体生产的运作模式,当然不是以一刀切和强迫的方式进行完成。在现代经济和流通中,任何个体的小农生产都无法与强大的工业化社会化大生产相匹配,假如维持农民的个体小农生产既不利于与现代社会的溶合,也不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和发展,所以应该大立发展和扶持在自愿和民主的基础上形成的合作社和公社,并通过农民的集体投入来提高整体的生产效率。

6) 基于目前整个经济局势和农业生产的状况,停止依赖出口和大规模开发区建设来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农村地区的基础建设,如道路,通信,住房等设施建设,但绝不能以牺牲耕地为代价,任何小城镇建设的目的应该是以作为农村地区的基础建设和设施支持为基础,是为农村建设进行服务为目标,而不是以成为大城市的卫星城和一部分为宗旨。

面对目前所面临的经济形势和预见未来的可能形势发展,我们相信必须要依靠对于农村地区的彻底改造,重新强调农业建设,以民主和人道的计划引导模式来复兴农业和改造农村,这才是解决经济衰退、内需不振、就业人口过多的可行之策,也就是说必须采取民主的社会主义政策才能真正解决即将或者正在出现的困局。

当然我们的建议不是为了维护旧有的个体小农经济,而恰是为了提供农村的生产的效率化,组织化,民主化,为中国目前四分五裂零散型的个体小农经济结合成为大规模的集体农业生产进行基础建设和组织准备。只有中国的农业建设真正完成整体的工业化转移,改变个体的零星的无组织的建设,中国的农业和数以亿计的农业人口才有可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生产力“解放”,而采用“羊吃人“圈地模式而妄图培养数以亿计的流动无产阶级人口,不是可能的应因之道。中国需要的是真正民主的社会主义农业建设和农业改造。

热浸塑钢管
恒指期货开户平台
真空上料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