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忠实基础上的妥帖(影视窗)

2018-11-10 06:37:02
忠实基础上的妥当(影视窗) 《苏武牧羊》是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建继《程婴救孤》《清风亭》这两部戏曲电影以后的又一倾力之作。

该片无论是从艺术史,还是从剧种本身的传承和发展角度而言,都值得重视。

如何让电影忠实于戏曲艺术的美学本质,并且恰到好处地以电影的方式表现舞台艺术的审美境地;如何使的表演艺术在影像转译中依然能够得到相对完全的保存?这是戏曲电影面对的困难,也是拍摄一部戏曲影片的关键。

电影《苏武牧羊》的探索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苏武牧羊》的成功首先在于编剧打破了对两种艺术情势的文本转化隔阂,既忠实于舞台文本,又在此基础上对电影段落结构的序列进行妥帖的安排,实现了自然的“电影化”。

其次,影片用中国传统艺术特有的刻画人物、表情达意的方式成功地塑造了苏武这个耳熟能详的历史人物,用精彩纷呈的唱段出现了人物心理和命运的发展过程。

尤其是“十九年”的唱段,把汉匈和好后苏武去留抉择的矛盾和痛苦表现得淋漓尽致。

归汉是苏武苦捱十九年的祈盼,但是此时归汉就意味着抛妻别子、骨肉分离。

当生死、家国、情仇等内心冲突奔涌而出时,苏武这个历史人物形象的尽忠守节、委曲求全,焕发出了浩然正气,走向了人格美的新高度。

电影通过苏武与单于的对抗、与李陵选择的反差,刻画出一个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儒者形象。

这个义士形象在今天有没有可能作进一步的发掘和提升?贝加尔湖畔十九年风餐露宿、茹毛饮血、持节坚守的极限境遇下,是否还有除爱国忠君之外的更深层次的人性阐释?影片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这部电影充分尊重戏曲艺术的规律,它没有把成熟的表演艺术和舞台演出作为实验素材,更没有把传统戏曲作为电影艺术的实验场。

影片比较好地把握了“忠实和提升”的关系。

导演选择了一个特别值得记录的对象——表演艺术家李树建和他的豫剧表演艺术。

作为“豫西派”的杰出代表,李树建在整理、继承和挖掘“豫西调”传统声腔的基础上,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形成了具有个人特征的独特唱法。

他的高腔不是一味地注重声调的高亢和技巧的展示,而是将声、情、意融合在一起,高亢处似杜鹃啼血般悲怆苍凉,沉吟处如高山流水般荡气回肠,在得天独厚的宽阔音域基础上设计气韵和声腔,使原本就善于表现曲折委婉感情的“豫西调”更加雄浑悲壮,将豫剧的声腔艺术推向了高古苍劲、沉郁浑厚的审美境地,给豫剧艺术的传承和发展提供了一个范本。

戏曲电影首先要忠实于戏曲的审美核心,忠实于演员的表演,忠实于唱腔、对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